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创业

疫情侵扰下的透析之路:血透中心关闭,患者逐步转移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

1月30日上午,42岁的肖娟(化名)接ξ到了武汉市市长热线的°゜回电。电话里称,她可以到武汉市协和医院西院透析了。协和医院西院原本要被征用为发热定点医院,包括血透中心在内的各科室、门诊全部关闭,但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透析病人实在太多了,所以市里决定,协和西院的血透中心继续运营。


肖娟是一名尿毒症患者,血液透析是她赖以生存的治疗方式之一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,她长期在武汉市中医医院汉阳院区(下称“中医医院”)透析,但自1月27日起,中医医院被征用为24家发热病人收治医院之一,除发热门诊外,各科室门诊关停,血液透析中心也在关闭之列。


1月28日,被征用为定点医院后,中医医院血透Г中Б心空无一人。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


据该医院肾病科医生王刚介绍,院区共有60名尿毒症患者,每人每周接受2-3次血液透析。据武汉市血液透析质量控制中心的数据,武汉市共有4719名透析患者。而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多家医院的血透中心已经关闭。


中医医院血透中心关闭后,患者们有的被分配到武汉市中医医院总部继续治疗;有的在积极寻找接纳自己的医院。截至1月28日晚间,院区60名透析患者全部找到了接收医院。


王刚称说,这是一项生命工程。


帮60名病人联络血透中心


1月26┚日上午10点,中医医院血透中心护士长丁玲的透析病友群里发出一▉条通知,由于中医医院被征用为第三批发热病人定点救治医院,从第二天起血透中心关门。“我们打听了几个没被征用医院的透析室,都饱和了,看大家自己有没有路┑子联系一下。”丁玲称。


中医医院肾病科医生王刚后来在群里向患者们致歉,希望大家理解医院的难处:医院肾病科马上就会全面接收新冠肺炎患者。


王刚和医生们是26日一早接到消息的,武汉市卫健委在通知里称,中医医院将被征用为发热定点医院。


依据湖北省卫健委消息,截至2020年1月30日24时,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2639例,死亡159例。为了应对疫情,武汉市决定分批征用24家综合医院,临时Σ改造成专门收治发热病人的定点医院,使收治床位规模逐步达到约1万张。


接到通知后,汉阳区肾病科的医生们全都忙碌起来,帮科内◥的60名病人联系各医院的血透中心。他们先后找到了武汉市亚心总医院、汉阳医院、市中心医院、市第一医院,但各医院血透ぷ中心均表示没有空余床位。经过各方协调,最终有22名病人被转入位于汉口的武汉市中医医院总部,继续治疗。


至于另外38名病人,医生们想到了私营医疗机构。最终,泰康同济(武汉)医院同意收治7名病人,一家私人开办的血液透析中心接收了14人。


1月28日晚,中医医院门诊大厅聚,患者们希望院方帮忙安排新的血透机构。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


在王刚看来,透析是一项生命工程,病人不透析就会没命。“我们跟病人们长期相处,都Ⅴ心疼你们。”


微信群的另一端,病人们也在寻找出路。


1月26日当天,13名病人通过各自的渠道,在汉阳医院等地☞找到了接收自己的血透中心。还有人拨通了12345市长热线,希望政府帮忙解决血透中心关闭的困难,╬接线员表示会记录大家的问题向上反映☆,让病人们※等消息。


截至当晚10点,已有56名患者找到了透析机位,尚未找到接收医院的仅剩4人。


“阳性”患者♠接受了一对一治疗


肖娟(化名)是没有着落的四人之一,○也是一名“阳性”患者。


所谓“阳性”患者,是指患有病毒性⿹肝炎等血液传染病的透析患者。依据原卫生部2010年印发的《医疗机构血液透析室管理规范》,“阳性”患者要在隔离环境下进行专机血液透析,隔离区域及血液л▫透析机不能与患有其他传染病的病人混用。


在病人圈里,为ψ“阳性”患者透析的机器被称为阳性床位,数量很少。比如中′医医院,血透中心共有17张床位,其中的阳性床位只有4张。


中ζ医医院关闭后,肖娟联系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(下称“同济医院”)的血透中心,对方就说下属分院的血透病人已被调到本部透析,床位已满。她又联系了武汉协和医院、亚心总医院、汉阳医院,得到的答复相同:没床位了。


一∈位患者挽起袖子,手臂上是常年透析形成的鼓包。新ч京报记者 海阳 摄


1月28日,肖娟已经4天没透析了。从前一天晚上开始,她就减少了喝水量。


当天下午,她没预约就来到了汉阳医院。


在一名医生的指引下,肖娟来到了血透科门口。旁边服务窗口护士听说肖娟不是本院病人,也没有预约,告诉她血透科已经饱和,只能接待提前约好的病人╪。护士说,最近几天,血透科接收了从其他医院转来的20多名病人,医护人员已从两班制转为三班制,每天工作12个小时。


那天下午,肖娟还是没能透析。


当晚,肖娟等几名患者再次回到中医医院,希望帮忙重新安排。中医医院迅速与多家医院对ⓔ接,协调后,她被分配至普爱医院古田院区透析。◈1月29日晚8点半,肖娟完成了透析。因为是“阳性”患者,普爱医院专门为她开了一个晚班,一对一治疗。



关闭诊室是为避免交叉感染


在中医医院一层大厅,肾病科医生王刚在3M口罩外又戴了一层蓝色医用口罩,过去几天,他一直在帮病人联系透析床位。王刚说,医院关闭血透中心的重要原因是被征用为发热定点医院。


被征用后,中医医院将划分出清洁区、污染区,清洁区是医护人员休息、生活¤的区域,污染区是可疑患者隔离住院的区域。透析中心位于清洁区与污染区的中间地带,很容易交叉感染。“透析病人体质很差,高血压、营养不良等,感染的几率会高很多。”王刚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
中医医院医务处的一名工作人员з也表示,一旦开放血透中心,├很难阻止新冠病毒对透析病人的交叉感染。“如果在院内出现非肺炎病人感染新冠病毒,那我们的责任就太大了。”


不过,并非所有发热定点医院都关闭了血透中心。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24家被征用的发Е热定点医院中,市第五医院、普爱医院古田院区、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未关闭血透中心;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、市红十字会医院、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等7家医院的血透中心已关闭。


1月28日,中医医院血透中心所在的四层已人被清空。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


对此,中医医院肾病科副主任医师刘涛表示,╟“新冠肺炎属于飞沫传播的传染病,每个人都有可能感染。所以血透中心是否关闭,关键要看血透室和发热门诊是不是连在一起、是不是在同一栋楼里。”市第五医院之所以能够保留血透中心,就是因为它在门诊楼外,病人交叉感染︱︳的可能性小。


而在中医医院,血透中心位于门诊楼四层中部,南部是急诊科,北部是医护人员办公室,一▐条狭长的走廊将它们贯穿到一起。“像我们医院这样的,血透室和发热门诊很难隔开,所以只能关闭。”


透析费跨医院结算


转院后的治疗费用问题,成为另一个难题。


据一位患者介绍,依据国家相关规定,门诊重〥症慢性病人申请门诊重症疾病鉴定后,可选择一家医保定点医院就诊并报销治疗费,透析患者的报销比ↅ例约为87%。但如果不在选择∈的定点医院透析,费用▌就不能报销。这位患者说,自费的话,每次费用大约700元,一周三次2000多元,一个月就是8000多元,“我家里条件好,一两个月能承受得起,但是时间长了怎么办?更不用说很多透析病人都是低保户了。”


相较于中医▒医院,一些被征用为发热定点医院的血透中心,提早为病人安排了转院。


比如尿毒症◤患者王勇(化名)。此前,市红十字会医院是王勇的门诊重症慢™性病定点医院。过年之前,医院得知将被征用后,马上通知了王勇。王勇很快联系了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的血透中心,将其作为新的透析点,社保关系也跟着转Ⅵ了过去。


后来,后湖院区也被征用,王勇又转到了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透析。但因为后湖院区和南京路院区同属市中心医院,所以报销不成问题。


1月2⺌6日晚,中医医院肾病科的医生努力了一天后,终于为56名患者找到了出路。新京报记者 海∨阳 摄


“像王勇这种情况,可能市红十字会医院接到消息比较早,所以有时间安排。”刘涛说,但中医医院是1月26日才接到关闭门诊、关闭血透中心的通知的,1月27日起就要实施。这中间时间过于仓促,确实难为患者谋划出路。


但中医医院也想到了一些解决方案,比如与普爱医院协商后决定,先行免去患者们在普爱医院的透析费用,日后再由中医医院与普爱医院结算。


另一方面,随着武汉市多家医院的血透中心陆续关闭,仍在运转的血透中心超负荷运行。۩


据患者透露,目前,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的血透中心已ぁ是“24小时连轴┖转”的状态,医护人员实行四班制,白天、夜间都是“8点到12点一班,1点到5点Π一班”。


1月29日,市中心θ医院南京路院区血透中心的工作人员婉拒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,但表示他们接纳了后湖院区的200多名透析患者,现收治透析患者总数超过500人。


针对目前的情况,武汉市某医院血透中心护士长表示,虽然超负荷运转,但依然会为病人们提供治疗,因为每个病人都有生存的权利。



新京报记者 海阳  实习生 刘思圆

编辑 滑璇  校对 刘军